[作文]不期而遇的温暖(作者:蒋昕玥)

  • 传媒中国  

温暖,是水色天接处的阳光明媚,是火红枫叶透过秋霜散发的火热。有时,温暖与我们不期而遇,那一幕幕盛放成烟火红尘中最动人的诗篇。乌鸦反哺,回报着依依寸草心。

地铁车厢。

一对母子的欢声笑语传入我的耳边,他们轻声交谈着一天的经历,找到座位,面对面坐下。

地铁车厢摇摇晃晃,车上的人们也昏昏欲睡,而这时,有一个推婴儿车的新手妈妈手忙脚乱地一边扶着把手,一边哄着哭泣的婴儿,男孩毫不犹豫地站起身,为那个“新手妈妈”提供了一席小憩之所。

离开座位的男孩走到了妈妈身边,他接过妈妈手中的包,握住栏杆站好。不一会,疲劳了一天的妈妈也随着车厢的晃动来回摇晃,沉重的头也不知道何时垂了下来。男孩将这一幕尽收眼底。他将肉肉的手臂环过冰冷的扶栏,把妈妈的头扶到自己的手臂上,全部的动作都是轻手轻脚的,他生怕惊扰了妈妈香甜的梦。

顾完妈妈,他的目光游离到了刚才那个婴儿车。看着婴儿在母亲的怀中安然入睡,他仿佛也回想起了自己的童年,他也曾这样依偎在妈妈怀中,享受这母爱的温暖。不久后,他回过神来看了看自己的母亲,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,相信他和母亲的心里,一定充满了温情暖暖。

这乌鸦反哺之情何不让人动容:父母之恩我们倾尽一生也无法报答,只能让他们在有生之年,脸上多几缕笑,心里多几寸暖。

那双温暖的,凝着依恋的稚嫩眸子,盛放出烟火红尘中最动人的温暖,以浓浓亲情押韵。

就在这开足了冷气的地铁中,溢着母子间浓浓的情,那样温暖。我与这亲情的温度不期而遇,愿以眼作指,以心为弦,弹唱出最美的韵律,以温情填词。

不期而遇的温暖

生活中总会有许多令人伤心难过的事情,与之相对的,也总有一些不期而遇的温暖,像深夜24小时便利店的一碗云吞面,像盛夏江南河畔的一碗冰凉的梅子汤。

深夜小碗云吞面

夜晚11点钟的光景,天上还有星子的光影。枝叶晃动,发出沙

沙的声响。

我就在医院,小路上想要给疾病送给送进医院的妈妈买些吃的,可大多店铺都已经关门,只有病房24小时便利店的灯还亮着。

便利店里的食物都是些速食食品,实在不适合病人吃,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我走进便利店,只有一个阿姨在值夜班。

她见我走了进来感觉很好奇:“小朋友买些什么呀?”“妈妈在医院挂水,我买些吃的给妈妈。”我如实答道。她眉头微蹙:“病人?病人可不好吃这些速食食品。”

她笑了笑,眼角的皱纹里全是温柔:“阿姨这儿还有些宵夜,你给妈妈带回去点吧。”

“啊,这不好吧?”我一时迟疑,他已经拿出碗,倒出了一小碗云吞面,在深夜里冒着热气,说:“去吧,别忘记把碗还回来。”

盛夏白瓷梅子汤

在七月流火之际,我和姑姑来到了乌镇古城。青砖白瓦,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痕迹。

这天正是太阳当空照之际,天气很热,人也很多。我一回头就发现找不到姑姑的踪影了,在人来人往的河畔又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,泪不一会儿就上来了,我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背后是凉饮店,珠帘卷门晃动,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位穿绿色裙子的姐姐。她走到我面前蹲下,极柔善的问:“小妹妹,出什么事了吗?”

我抬手往脸上一抹,发现脸上已经全是泪水。抿了抿唇,不敢答话,唯恐她是坏人。

她不在意笑了:“让我猜猜,是和家人走散了吧,店里等着吧,姐姐的手机借给你用,给家长打个电话。”

我随她进了店,她给我调了一碗冰镇梅子汤,又帮我给姑姑打电话。

时间过长,再回忆起这件事时,已经不记得她的具体长相,只记得她说话时的软糯,带着南方姑娘特有的韵味。

生活就像一部电影,相遇是命中注定的缘分,而不期而遇的温暖,则是命中注定的幸运。

有一抹色彩

人生如画,一次次的人生体验是绘画的颜料,只有不断的体验,人生这幅画才会多姿多彩。那一条陡峭蜿蜒的碎石路就是我人生画圈中一抹浓重的色。

小时候,爸爸喜欢带我去爬山,不仅仅是为了锻炼身体,更为了增强我的意志。每当走到分岔口时,爸爸总要和我比赛,选择自己喜欢的哪条路,向山的顶端进发。

身为“懒人”的我当然选择了那条干净整洁的碎石子路,爸爸则不同,他的选择每次都会让我疑惑不解,为什么他总是选择碎石子路呢?每当我欢呼这胜利,骄傲的告诉爸爸:“这次你又输啦”的时候,爸爸从不叹惋自己的失败,甚至不赞扬我的胜利。他只会把手放在我的头上轻轻拍两下说道:“可是我得到的,比你多的多哦。”父亲浅浅一笑。

放假回家,我和爸爸再一次爬山,为了解开我心中的疑惑,我选择了和爸爸一起走碎石子路。

还没有到半山腰,我已步履蹒跚,上气不接下气了。蹲在地上要求爸爸停下来歇口气。可是爸爸并不理会我,只是一个劲的给我喊“加油”。我卯足了劲,继续前行。当我腿如灌铅,汗如雨珠的时候,眼前出现了美妙绝伦的景色:只见春山如笑,郁郁青青,严穆安详。那峻拔的峭壁犹如壮士的傲骨,那幽邃的山谷犹如仁者的虚怀。眼前的一切犹如一副画卷,画圈里不仅形神兼备,意境幽邃。在万绿丛中一条青灰发黄的写意线条,显得优美醒目。

终于登上了山顶,俯瞰足下,白云弥漫,环观群峰,云雾缭绕,一个个山顶探出云雾处,似朵朵芙蓉出水。逶迤的山岭,蜿蜒盘旋,犹如一跳正在酣睡的巨龙。回望自己走过的碎石路,感叹它有如此的魅力。

这是一挑多么神奇的路啊,仿佛是一挑用智慧铺成的五彩路。走上去,辛苦,但同时也感悟美丽;令人生畏,人们却蜂拥而至。

有那一抹色彩

8.1逄滨瑞

春天,活力满满的绿色;夏天,烈日炎炎的黄色;秋天,收获满园的橙色;冬天,白雪皑皑的白色,世间万物,各有各的色彩,但又有哪一抹色彩是属于我的呢?

小鸟,在湛蓝的天空中翱翔,花儿,盛开于翠绿的枝叶上,而我,却在无尽的黑暗中徘徊,不知自己身处何地,又去往何方。我猛然睁开双眼,看到的还是那一尘不变的残酷世界,我捂住嘴,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那样的无助。那时的我,身处无尽的黑暗,早已不知自己究竟要前往何处。

那是在三年前的春节,同挚友道别后各自分别,却没想到,这一离竟是永远。也许是因为怕我一时难以接受,在年后的三个月时间里,他的父母才肯告诉我他已去世的消息,我的大脑猛地一瞬间一片空白,年幼的我放声哭了出来,也许是相处时间久了,我们早已把对方当做家人一般。自打那之后,我原本就不好的成绩更是一落千丈,对世间万物都失去了趣味,每天的生活就宛如没有灵魂的空壳一般,我不敢去他的墓上为他献花,也许是为了避开他离去的事实吧,那时的我只能说是黑色,那样的绝望,那样的无助。生命竟是如此脆弱,如此不可捉摸,谁能想到一个15岁的少年,心中想得全是死亡与黑暗。

随着时光的流逝,岁月的变迁,一缕阳光照射了进来,那样的温暖,那样的充满活力,那是青春的色彩,那是生命的色彩。渐渐成长的少年,慢慢褪去了那黑色,开始直视黑暗,面对现实。

如今,自己早已蜕变成淡红色,也许缺少了儿时的几分任性,但是却增加坚强与韧性。今年春节时,我亲自去“登门拜访”了他,他的面貌还是那样的年轻,永远的停留在十五岁,他的碑前盛开着鲜红的彼岸花,诉说着对他的思念,我哭了出来,心里憋了几年想说又说不出的苦,当着他的面,一次全部发泄了出来。

我把盛开的菊花摆放在他的碑下,转身离去时,发现太阳已经快落山了,(落日的余晖懒洋洋的爬过那洁白而光滑的肌肤;暖暖地照在这片静谧的大地,天边的云儿飘过,像是在追随同伴的脚步,碧蓝如玉般的湖水缓缓的流淌着,湖边横着几尾小舟,隐约有几点渔火在闪烁,看到山的那头,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啊!)

桔红的太阳悬挂在天空,那样鲜明,那样温暖,这时,我的内心早已被那温暖的桔黄色包裹着,那样的璀璨,它告诉我要善待生命,要善始善终……..夕阳下,有一个少年正伫立着那抹余晖,那,是一抹生命的色彩。

美好的相遇

又是一季丰收,不禁想起一年前,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。遇见他,是那个秋天最美的事。

初见他时,厚重的眼镜下下藏着一双犀利的眼睛,上身是一件普通的无领衬衫,扎进裤子里再用裤腰带捆得紧紧的,更显得他身体

纤长干瘦,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。但头上那一卷向上梳着的头发,却为他添上了几分喜感,整个人看上去像个加长加大版的悠嘻猴。可我从他那锁着的眉头,得出一个初步印象:这个老师不好惹。

“上课”是短促而苍老的声音,“同学们好!”这时,出乎意料的,老师向我们深深地鞠了一躬——很标准的九十度,背即使是弯着,也是笔直的,像一块弯曲的钢板。他的手紧贴着身体两侧,头上已有几根白发,让这个鞠躬显得很沉重。他直起身子时深深地喘了一口气,理理衣服上的褶子。“老师好!”我们以鞠躬回礼,并非形式上的,而是发自内心的,那时,我感受到有史以来最深刻的老师与学生的平等,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互相尊重。

这样一个看起来严肃、敬业甚至有些古板的人,在地理课上,表现得不是经纬交错的一板一眼,他会用平白易懂,有时略带玩笑的话语将我认为生涩难懂的地理知识传授给我们。每次上地理课,总会让我联想到古时候,杨柳树下定会露出一角窗,树下私塾里书声琅琅,必有夫子如他,执卷浅笑立于群生之间,轻言细语,微微颔首……

正想着,一团阴影走到我面前,我抬头,原来老师已经到桌前。我涨红了脸,他反光的眼镜掩匿住他眼里的厉光,让人捉摸不透,我更是僵直了身子,大气都不敢出一口,空气仿佛凝固一般,他的注视让我抬不起头。良久,他执卷端向下移,向下移,我缩了缩脖子,准备接受那预想中的一棒。谁知那书却迟迟未落下,只是触到了我的头发,我抬头,他的镜片上精光一闪,映出了他那双有些无奈又有着严厉的眼睛,“上课可不能走神啊。”那书终是未拍下。此时一丝夕阳

照进来,映亮了他的眉眼,镜片下盛着沧桑的双眼映射出满满的温暖,他在我眼中渐渐变得越加高大起来。

老师,我真想让这场美好的相遇就此延续下去。

可是,随着初二会考的结束,我们的师生缘就此结束。虽然还是会在校园里与您偶遇,但我却只能笑着打个简单的招呼,在心中向您鞠躬,以目光远送秋日夕阳里最美的背影。

相遇的美丽,永铭我心。

美好的相遇

我的记忆中珍藏着一棵树。我有幸与它相遇在西安的一条古街上。

陈旧的西安给人一种肃穆而又庄重的感觉,连汽车飞驰而过带起的尘土也混杂着静谧,使人不敢呼出一口大气。而对这棵树时,亦是如此。

那是一面破败的墙,被岁月侵蚀得矮矮的,露出内里黄砖的本质。它就是那样骑在墙上,一动不动。准确的说,它就像是凌空与颓墙之上的,露出墙的部分竟还能看到它粗壮的根开始叉开的样子。

出于好奇,我绕道墙的另一面,想探个究竟。刹那,我被那深棕的颜色刺痛了眼,我惊呆了!靠在颓墙上的不是它几个人都抱不过来的树干,而是密密麻麻,像人腰一般粗壮的根!这些根相互缠绕,盘旋而下,刺入大地。

我惊叹着上前,它的根并不好看,有些小小的须向外摇晃着,似要扎入空气中去,粗糙的表面留下深深浅浅的!

沟壑,那是风雨的痕迹。再仔细一看,它并不是靠着墙啊,靠着墙的那一面,细细小小的根须紧紧地嵌入颓墙的缝隙中,它们那么努力,那么勇敢。

我抬头,浓密的绿撑起头顶的一片天空,一阵风吹过,“窸窸窣窣——”的绿叶晃动声中,细碎的阳光照耀下,晃了眼。爸爸站在一边,说:“这棵树的根这么粗,地下的,不知延伸到哪儿呢!”

原来如此,本来我还在诧异,这样将根埋于大地之上的树,可以有底气长得如此高大?如此茂盛?原来他的根,在地下无限延伸!怪

不得!怪不得它有恃无恐地伸向蓝天,怪不得它骄傲地凌驾于颓墙之上,怪不得它有如此的底气俯视众生。因为它有深入大地的根!

我往回走,走出它撑起的阴凉,似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爸爸拍着我的肩膀,微笑,却不语。我离开了,再也见不到那棵树了,但它的身影就像用到镌刻在心田之上,挥之不去。

只有跟扎得够深,才有底气向蓝天伸展!这也许就是我与西安古树最美丽的相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