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媒中国 > 新闻 > 女性 > 正文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传媒论坛 新闻爆料QQ:441444144 给我发消息

“模拟婚礼”修复男友记忆,青春女孩的拯救壮美如诗

  2014年8月8日,北京房山区,刘盛芳与男友吕军在出租屋举行了一场特殊的“模拟婚礼。”她的目的只有一个:帮助失忆男友吕军恢复记忆,找回失落的昨天…… 
  藏不住忧伤,藏不住分手的彷徨 
  2011年1月12日,一场瑞雪袭击京城,24岁的花店女店主刘盛芳独自坐在店中。傍晚6点,刘盛芳正准备回家。突然棉门帘被掀开,来人是个20岁出头的男孩。他掏出一张50元钞票放在柜台上,说:“我叫吕军,在附近一家科技公司上班。昨天上午我帮公司买了两个花篮,你多找了我50元。” 
  细微之处见人品。刘盛芳连声道谢,对男孩的好感油然而生。 
  几分钟后,两人踏着积雪赶往公交车站。巧的是,他们上了同一辆公交车,并且在同一小区下车。原来,刘盛芳租住在3号楼,吕军租住在9号楼。分别时,吕军幽默一笑:“相识是缘,也许世间从此诞生一段传奇。”刘盛芳笑靥灿烂,默认了吕军的话。 
  刘盛芳是河北沧州人,吕军来自河南郑州。这对漂在京城的异乡人,最渴望的就是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,给心找一个温暖的归宿。每逢双休日,吕军一大早就会赶到花店,踩三轮车载着刘盛芳去5公里外的花卉市场进货。返回已是中午,饥肠辘辘的他们有滋有味地分享一个苹果,一包方便面。刘盛芳将面汤喝得干干净净:“唉,我第一次发现方便面原来这么好吃。”吕军捉住她的手:“方便面里掺入了爱情,味道自然与众不同。” 
  这年8月,刘盛芳带吕军回沧州老家。吕军身高1.78米,外表帅气英俊,刘盛芳的父母对他很满意。大家围在一起喝茶时,刘母秦加爱随口问:“小吕,你在北京有房有车吗?”吕军一脸尴尬:“暂时没有。” 
  担心母亲再问下去会伤害吕军的自尊心,刘盛芳赶紧圆场:“妈,你和爸都不是世俗的人,不会以房子、车子来衡量一个男孩的价值。再说一结婚就背上沉甸甸的房贷,有何幸福可言?”吕军接过话茬:“阿姨、叔叔,我和盛芳情投意合,在北京同甘共苦,一起奋斗,不出10年我一定交给她一把家的钥匙。” 
  刘家父母不忍再难为吕军,同意了女儿的这桩婚事。刘家父母与吕家父母电话沟通后,将儿女的婚期定在2011年2月18日。刘盛芳与吕军加紧筹办婚礼,两人在花店附近租了一套85平米的两居室。他们自己装修房子,戴着报纸叠成的帽子刷涂料;闲暇时间,吕军用摩托车载着刘盛芳考察一家家酒店,寻找性价比最合适的婚礼场所…… 
  2012年1月6日,吕军去海淀区给几位大学同学送请帖。中午,他请同学吃饭,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。下午3点,吕军骑摩托车回住处,他头昏脑胀,视线模糊。在离家两站地的京周路上,吕军骑着摩托车撞到了泊在路边的一辆轿车上。他飞进了路边的深沟里,当场昏厥……
  吕军颅内出血,昏迷了整整两天。刘盛芳守着男友,眼泪一直没有停过。医生实施开颅清淤血手术后,吕军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命虽然保住了,但他仿佛变了一个人:目光呆滞,神情茫然,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,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;就连女友刘盛芳,他都不认识了。医生告诉刘盛芳:”吕军记忆神经受损,引发中度失忆。” 
  是坚守这段爱情,还是选择放手,此时的刘盛芳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。 
  有一种执著叫等待,有一种卑微叫恋爱 
  1月10日,吕军的父亲吕志斌与母亲刘 仕爱匆匆赶到北京。吕军穿着病号服,呆坐在病床上。刘仕爱将去核的大枣塞进儿子嘴里,吕军吐在地上:“你给我吃什么?我不认识你。”刘仕爱忍着悲痛说:“小军,我是你妈妈呀!”接着,她指着吕志斌对儿子说:“他是你爸爸,我们从郑州过来看你。”吕军用力掐头皮,怎么也想不起他们是谁。刘仕爱和丈夫泪如泉涌,一夜间,夫妻俩头上添了白发。 
  刘盛芳将办婚礼的5万元取出来,支付了吕军的医疗费。半个月后,刘盛芳和刘仕爱夫妇将吕军接回出租屋。儿子与智障患者无异,不可能给刘盛芳带来幸福。刘仕爱含泪劝慰:“盛芳,你是千里挑一的好女孩,为我们家小军付出了很多。现在他成了这个样子,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,我们都不怪你。”刘盛芳咬着嘴唇:“阿姨,我心里很乱,您让我好好想想。” 
  当晚,刘盛芳的母亲在电话里催问女儿:“婚期越来越近,酒店定好了吗,婚房布置得怎么样了?”刘盛芳良久无语,旋即“哇”一声大哭起来。在母亲的追问下,她断断续续讲述了吕军的现状。老人哆嗦着问女儿:“他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,到底能恢复多少?”“医生也无法给出确定答案。”老人明确地告诉女儿:“这婚不能结了,幸亏还没领证。你千万别犯傻!” 
  1月23日,刘盛芳收拾好行李,将1万元放在刘仕爱面前:“阿姨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留给吕军做康复治疗。吕军就交给您和叔叔了。”刘仕爱以大度掩饰心痛:“无论你走多远,我和吕军爸爸都会念你一辈子好。”刘盛芳将吕军的衣服鞋子归放整齐,与吕家父母洒泪而别。 
  与吕军分别的日子里,刘盛芳的脑海里不停回放着往昔的一幕幕:夏日正午,吕军身着白色紧身背心,将鲜花和盆景一一搬进店里。刘盛芳递给他一瓶矿泉水,吕军抹一把额上的汗水,纯净的笑容和洁白的牙齿格外迷人;刘盛芳忘了带出租屋钥匙,吕军攀沿水管爬上4层楼,从邻居家阳台翻进去,将门打开……想着这一切,刘盛芳泪如泉涌。 
  2月的一天上午,刘盛芳在花店给盆景剪枝,刘仕爱跌跌撞撞跑来:“我昨天出去买菜忘了反锁门,回来吕军就不见了,我找了一晚上也没找到。他平时都去哪里?”刘盛芳心乱如麻,吕军会不会有什么意外?她锁上店门,拉着刘仕爱匆匆往外跑。 
  傍晚,经过花卉批发市场的一家牛肉馆时,刘盛芳和刘仕爱几乎同时发现了吕军。他满脸污渍,就像一个乞丐。刘仕爱冲过去,拍打儿子身上的尘土,哭着埋怨:“你知道妈多着急吗?”吕军冒出一句:“她说这里的牛肉汤好喝,我在等她。” 
  刘盛芳的泪已决堤,以前每次来这里批发鲜花,吕军都请她在这家餐厅喝牛肉汤。现在他连父母都不认识了,却对自己还有模糊的印象! 
  回到家,刘仕爱给儿子洗漱。吕军将牙刷、毛巾扔在地上,将母亲往门外推。刘盛芳将毛巾、牙刷捡起,像姐姐一样哄吕军:“不讲卫生邋里邋遢,没人喜欢你。”说来也怪,吕军谁的话也不听,唯独对刘盛芳言听计从。
  刘盛芳想起医生说过,中度失忆症患者丢失了大部分记忆,但脑海里残留着最熟悉的生活场景、最亲密的人等信息碎片。平时与患者最亲近的人,也许能够将其信息碎片连接,帮其恢复记忆。如果她此时抽身而退,也许吕军这辈子就毁了。 
  刘盛芳告诉刘仕爱:“叔叔已回郑州了,您也回去上班吧,吕军就交给我了。我要让他恢复记忆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哪怕一两年,哪怕三年五载,甚至一辈子……” 
  刘仕爱返回郑州后,刘盛芳开启了男友的记忆恢复之旅。吕军经常头痛头晕,每个星期她就用自行车载着吕军,去两公里外的诊所接受针灸治疗。每天3次,她按时照顾吕军服用数种营养神经类药物。 
  恢复记忆需要经济做后盾,刘盛芳素面朝天,穿最廉价的衣服,吃最简单的食物。每天去花店,她舍不得坐公交车,自行车成了她和吕军的代步工具。 
  世上最美的,莫过于泪水中挣脱出来的微笑 
  车祸后,吕军胆小怕黑。过马路时,他躲在刘盛芳身后,拽紧女友的衣襟不放。女房东姓李,他张冠李戴喊人家“张大姐”。 
  一天傍晚,吕军刚吃了两个雪梨,不到一个小时又嚷着要梨吃。梨性寒,吃多了容易拉肚。刘盛芳将梨藏进柜子里,然后指着垃圾筐里两个梨核说:“这是你刚吃的,今天不能吃了。”吕军说刘盛芳骗他,一把将她推倒在地。刘盛芳哭了。吕军蹲在刘盛芳面前,像孩子一样低着头道歉:“姐姐,我错了,你打我吧。”一句话撕裂了刘盛芳的心,她拭去吕军脸上的泪:“只要你能恢复记忆,哪怕将我打伤了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 
  吕军虽失去记忆,但能真切感受到刘盛芳的呵护。他吃药越来越主动,自己倒温开水,自己搭配药片。有时刘盛芳在厨房做饭,他就主动削土豆皮、剥大葱。白天在花店,吕军不再呆坐着,能给刘盛芳打下手。他认识20多种花,知道价钱,偶尔还会帮刘盛芳收钱、找零。男友点滴的变化,都让刘盛芳激动。 
  刘盛芳将吕军的近况告诉医生,对方分析:“吕军的记忆恢复该进入第二阶段。配合药物治疗的同时,家人每天陪他走路40分钟,提高血液含氧量,使大脑皮层兴奋,这样能最大程度修复受损的神经元。” 
  刘盛芳和吕军每天步行,往返于出租屋与花店之间。她牵着男友的手,陪他回忆美好的过往:“你还记得吗?你曾说咱们结婚后,让我尽快给你生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宝宝,连名字你都提前取好了。男孩就叫吕阳阳,女孩就叫吕贝贝。” 
  7月上旬,房山公园的荷花开得正盛。刘盛芳带男友并排坐在荷池边,将几张照片摊在他的大腿上:“以前你经常骑自行车载我来这里赏荷花,瞧蜻蜓落在荷尖上这张,就是你抓拍的。”“瞧这张,我们蹲在水边,是在皎洁的月光下拍的,当时你给我背诵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……”吕军咧嘴一笑:“好像有点印象,但似乎是很久远的事。” 
  刘盛芳在互联网上创建了一个失忆患者QQ群,有类似境遇的网友给她出主意:“你要找准吕军的兴奋点,他失忆前最想做的事是什么?如果能最大程度满足他的愿望,或许能帮他找回记忆。”吕军昔日最大的梦想就是和她结婚,他是在筹办婚礼期间出的事。一番思索后,刘盛芳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。 
  2014年8月4日,刘盛芳将双方父母召集到北京。刘胜芳的母亲这才得知女儿一直没有离开吕军,女儿对爱情的执著坚贞,感动了她。不过,她也有顾虑:“婚礼不是儿戏,即便是模拟婚礼,别人也会当真。要是吕军的记忆无法恢复,那怎么办?”刘盛芳流着泪说:“我与吕军在一起不容易,即便他记忆不能完全修复,我也不离开他。” 
  刘盛芳的行为感动了吕家父母,他们向亲家夫妇鞠了一躬:“两个孩子真心相爱,这份感情太难得了,请你们就依了盛芳吧。” 
  8月8日,刘盛芳与吕军的模拟婚礼在出租屋里举行。到场祝贺的嘉宾除了双方父母,还有他们的大学同学、邻居及花店的顾客。刘盛芳身披洁白婚纱,画着淡妆,光彩照人;吕军身着黑色西服,系着紫色领带,英俊潇洒。 
  浪漫的《婚礼进行曲》中,刘盛芳将婚戒交给吕军,让他给自己戴上。她动情地告诉吕军:“这是两年前你带我在双安商场选购的,我喜欢红色的,你喜欢蓝宝石的。最终,你和售货员一起说服了我。现在,你给我戴上吧,我是你美丽的新娘。” 
  蓦然间,吕军脑海中一串串的记忆碎片瞬间连接,与刘盛芳相识的情景、走过的风风雨雨,渐次修复还原。他抱起刘盛芳,激动地说:“老婆,过去的事我想起来了。当初我真不该喝酒。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!”现场所有亲友嘉宾,为他们送上了真诚的祝福和掌声。 
  如今吕军已基本回归正常人的生活,他向刘盛芳承诺:“来年,我要还给你一场真实、热闹的婚礼,让你真正做我的新娘。” 
 
 标签:婚礼 男友 记忆 
责任编辑:肥肥

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网友评论
  • 社会猎奇
  • 搞笑图片